您当前位置:伟德信息新闻网 >> 伟德文苑 >> 浏览文章
才子赠书
来源:本站原创  作者:伍劲标  日期:2019年06月06日  阅读:

最近,伟德文坛两大才子先后赠书给我:一是黄永强赠我《书香一脉状元城》,一是汪远定赠我《山水之遇》。

伟德弄文学的不少,出书的也不少,与此相匹配的,当然是才子也不少。

我对才子的诠释,有我个人的标准——出书是必须的,比如我自己写的文字不算少,书却没有出过一本。所以,别人称呼我才子的时候,我知道我不是,充其量就是伟德这片土地上的一粒菜籽。

除了出书,我以为才子的年龄要合适,太小算神童,偏老一些只能叫先生,比如伟德的钟海军老师、张启立老师、汪士奇老师、陈吉祥老师,著作颇丰,但只能尊称为先生,而不能称呼才子——“谁见幽人独往来,缥缈孤鸿影。”古往今来,哪有白发飘飘的才子呢。

江南四大才子,成名时都是盛年,这个年龄段,叫才子,最贴切不过了。永强和远定都是盛年,又都出过书,所以,称呼他们为才子,也是实至名归的。

才子应该还有别的标准,比如,你得玉树临风,至少要一米七以上。古代才子都喜欢把玩一把折扇,没点个子衬托,把玩起扇子来,有点滑稽且不伦不类。永强和远定,都有一米七以上,远定还瘦,才子应该也是瘦的。永强前些年很瘦,近年来有点微胖了,但才子的本质还在,堪堪还能算发福才子的。伟德作协主席红兴老师,身高不到一米七,而且还胖,衣着打扮如乡村学校的看门大叔,虽然出过很多书,写过很多文章,但按照我的观点,他也不能算才子。

才子还要有一双迷人的眼睛,像永强吧,浓眉,两眼发光,还深邃,不笑的时候,眼睛里似乎藏着什么,笑起来的时候,那眼神有点小坏,略带狡黠。加上他那磁性的声音,是很吸引人的,特别是吸引弄文学的女子。所谓才子佳人,古代的才子被青睐的也是颇具文采的女子。我就见过有女子看永强的眼睛时,那种呆滞到有点期期艾艾的痴迷。

远定的眼睛,有些忧郁,加上消瘦单薄的身子骨,有一种忧伤的美。这也是才子形象,古龙笔下的才子都是这种伤感之美的,像李寻欢,像楚留香,像玉郎江枫,都是这个范。远定说话声音小,永远给人一种谦逊的低调。“强极则辱,情深不寿,谦谦君子,温润如玉”,认识远定之后,一直想给他改个名字,觉得叫他宋玉就挺好。

《书香一脉状元城》,我拿到手后就通读了一遍。其中有些文字,以前读过,再读,又有新的感受。永强功底深厚,这已经化入他文字的内里,对曲艺亦有研究,编过剧本,这也心得于他表达的气息里。他的文字,形成了自己的格调和表现方式,不跳荡,朴素的样子,原初的样子,大多都短小,其中的格局和气量却不小。

这是我的感受,不算点评,对永强文字点评最好的是青衣,那个同样眼睛里藏着一片海的人,她为《书香一脉状元城》写的评论,风头甚至盖过了永强的原著,这也是要功底的。换句话说,永强功德无量,真正的才子文章,是可以造就一个人的。

《山水之遇》是远定最新的集子,里头有不少散文诗。读远定的散文诗,觉得他是自然之子,又有浪漫的情结,古风和现代的观念能够交融,打通,没有生涩感,节制中又包容,很难,很容易走偏,远定完成恰好,他具备这个能力和水平。他选择的物象,似乎不事雕琢,却用心良苦,多为自然生长,尽可天然生成,包含的意思,都是远定自己的。

我以前不怎么喜欢散文诗,觉得那是无病呻吟派系。不过,远定的《山水之遇》不一样,里面提到了我,是在其中的《临溪东行记》里:“一位校长,如此亲切,笔端流泻的是临溪的水,滔滔不绝。江畔,唐宋在他那里静静地成长。他的诗论精妙,他的文学充溢清流。”

第一次读这段,以为不是写我,毕竟临溪东行这一大片,被称作校长的有十几个。后来,对号入座,勉勉强强还是多少有我那么一点点影子。乖乖铃铛,这种溢美之词,要是放在二十年前,我一定会浑身鸡皮疙瘩,说不定还会和他断交,可是,如今年纪大了,听了这种不切实际的赞美,却是非常的受用。喜欢听甜言蜜语,每个人的骨子里都是一样一样的。

美中不足的是,永强和远定,有个致命的弱点:不擅饮酒。不擅饮酒的才子,毕竟是不完美的,好像伟德文坛的才子们都不擅饮酒,酒场上能够稍微滥竽充数的,也就我和红兴、还有金毅等区区。可惜,红兴老“土”,金毅又带点“匪”气,我则是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,哪一粒菜籽都算不上,就一粒深秋的野草籽了!

上一篇:难忘的伟德1949
下一篇:亲人来了有好酒

伟德国际1946